凉☔️

日常学外语
闲时拍照片
更闲时码字

wb@凉丼

【soramafu】WAX



•题目取自「The moon may be dim or bright, wax or wane」(译:月有阴晴圆缺)wax有月亮渐满之意。
•三次元无关 有私设 ooc
•清水 HE



他们在学生时代就已是令人歆羨的一对了,忽略同为男性的事实,其他的方面和大街上一对对十指紧扣的情侣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会彼此讲着甜蜜腻人的情话,会旁若无人地将薯条塞进对方嘴里,也会在夜晚爬上屋顶煽情地看满天星辰。

谁没年轻过啊是不是?

但是mafu才不会承认当年是自己追的soraru桑,那段说好听点是坚持不懈,说难听了就叫死缠烂打的日子,现在想想还是佩服当时自己的勇气。

在承受了soraru不知多少个嘲讽脸之后,他们在一起了,这在学校几乎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他们说是mafu像火一样融化了soraru这块万年不化的坚冰。但是每当有不知情的人问起的时候,mafu总会说:「是他追的我,追了整整三年哦!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啦!」说完还向soraru眨眨眼示意「快点给我点头称是啊!」而soraru只是在一边笑笑,不应和也不拆穿,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soraru桑都还没有吻过我。」
在交往后的第二个月里,mafu左手撑着脸,右手在便当盒里挑挑拣拣,不满的嘟囔声在午饭时间的嘈杂食堂里还是准确无误地传递进了soraru的耳朵。他停下筷子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那人微红的脸上羞涩的期待远远多于语气里的不满。soraru从自己碗里夹了只丸子塞进对面人的嘴里:
「好好吃饭。」
「唔……喂!」他装作没听见。

他们的第一个吻是在一个有着满月的夜晚,在仲夏夜的风和虫鸣的奏唱烘托下,说是花前月下也不过分,气氛好到如果不做点什么都觉得是浪费。
青涩的感情尚且红着脸忸怩,「你看,今天是满月哦—」soraru趁着mafu注意力转移的空档,吻上了他的唇。

那感觉太美妙以至于不再有人有兴致去看什么月亮,但溶溶月色仍很深地笼罩着这难舍难分。

「月圆的时候,就想要吻你。」

soraru的话融在吐吸之中,他把出乎意料主动的自己归结于这绵密的仲夏夜气氛,而沉浸在柔软的触感之中mafu想着世界就这么毁灭也没关系了。


>>>


毕业是在一个早樱初绽的春天,从校园迈向社会的奇妙节点,三年的追逐与一年的圆满也在这里有了极不情愿的空白。
樱花将天空染成粉白的颜色,空气里也是清甜的气息。春天是多雨水的季节,mafu也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傍晚下过的雨。

他们本是像往常一样,在有着一棵隐天蔽日的樱花树的公园约会。soraru看着对方的笑脸,眉眼之间已经比初见之时变得成熟的舒展,却仍旧带着校园里的稚气。打了几遍腹稿的话竟如鲠在喉。

「买来了哦,这个巧克力味的给你,因为soraru桑腹黑嘛。」mafu将冰淇凌递给他,自己留下了一支奶油味道的,「终于差不多到了能吃冰淇凌的季节,真好啊—」mafu在soraru身边坐下,身后就是那棵年迈的樱树。
气氛静谧一时无言,soraru看着手上的冰淇凌,直到它有了要融化的趋势,才意识到,有些话是时候必须要说出口了。

「樱花真漂亮啊soraru桑!」
然而先打破沉寂的是mafu,他虽然有些迟钝,但从刚刚开始就已经嗅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氛。soraru闻言也抬起头,茂盛的樱花在头顶层层叠叠地开放着,粉白相映,有的仍是含苞,而大多已经舒展开了柔嫩的花瓣,露出淡黄色的花蕊,一阵风吹过,整棵树都簌簌作响。

soraru看向mafu的时候,后者仍一手在身后撑着仰着脖子,另一只手上的冰淇凌只剩下一半在空气中融化。有人说樱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钟五厘米,分开的话语响起在当一片花瓣被风裹挟着落在mafu发间的时候。

「我可能马上会出国了。」
「……」mafu转过头看他,没来得及收起的笑还挂在嘴边,显得有点可怜。
「是家里很早就安排好了,现在才告诉你,」他顿了顿「对不起。」
「……soraru桑你知道吗,前些天我做了个梦,说了‘就算只是为了把蓝色垫子压住不让它飞起来也好,请让我加入一起赏花的同伴吧’这样的话,结果被拒绝了。」他兀自笑起来,「不过醒来之后想到,还有soraru桑能和我一起来赏花啊,我真的好开心。」
「……对不起。」soraru伸手摘下落在mafu发间的花瓣,并顺势搂住那人的肩,因为此刻的他看起来,真的太容易破碎了啊。
「没关系,我明白的。」mafu摇了摇头,细密的吻落在他的颊边,soraru似乎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


春天的雨来得毫不迟疑,将初绽的花瓣打落在地也毫无怜惜。mafu仍坐在那张长椅上没有动,残花狼狈地落在他的头上、肩上、腿上,但他似无所觉。即使有树的荫蔽,倾盆的大雨仍将他淋了个透彻。他不知道今天会下雨,所以没有带伞,就好像他并不知道他们之间从今天开始就不再完整,而他却毫无准备。

该责怪他吗,该狠狠地骂他一顿的吧,可是看到那么坚强的soraru在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也是可怜的吧?带着懊丧的难舍的吻,和自己曾经希求着的,为什么那么不同呢?

回暖的春天在夜晚也依然有着料峭的寒意,mafu打了个激灵,发梢在往下滴着水珠,和地上的残花汇成小小的溪水。
他脑中反复放映着soraru离去之时仓皇的背影,在mafu的印象中没见过soraru哭的样子,也根本想像不出那样只会扮演安慰者角色的恋人,红着眼睛是怎样的模样。正因如此,soraru逃走了,是逃走了吧,因为不想留下自己软弱无力的印象,逃走了吧。也是,两个人一起抱头痛哭的话,那真是有够难堪的。

雨停之后,过了惊蛰的虫声又开始此起彼伏,公园早已空无一人,只有路灯的昏黄光芒,伴着嘀嗒的水声。mafu起身走出樱花树的荫蔽,在雨水洗刷过后的夜空一片明朗,空气也毫无之前的温热黏腻,他抬起头,是一轮满月。

「真难看啊…」他抹去一脸的水痕。

即使是刚刚开放的柔软花瓣,大雨在来的时候可不需要和你打声招呼。


>>>


五年之后。

mafu拉着行李箱,跟随着有序人群登上游轮。已经能够用收入养活自己的mafu会时不时用攒下钱进行这样的短途旅行。他这次也买的是夜班,晚上十点钟出发的船会比白天要便宜很多,因为黑漆漆的海面并没有什么可以看的风景,还显得阴森而危险。

汽笛轰鸣,轮船出海向远方驶去,天已黑沉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远方的天空连成一片苍茫的夜色,港口的灯火渐渐远去,明明灭灭。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座指引航向的灯塔,除了船过之处溅起的白色水花之外,海面一片死寂。

这艘船上大多是赶时间的常旅客,他们为了趁着睡觉的时间可以多赶点路,以便天亮就能到达下一个目的地。他们对夜晚的海面可没有兴趣,因此多躲在舱内的铺位睡觉,甲板上人烟稀少。
mafu就是稀少人烟中的一员,他趴在甲板的围栏上,疲倦的船员也疏于提醒他离海远点儿,于是没有人打扰他欣赏如墨的海水。

一千多个日子里,他都是一个人过的。有不少人向他介绍可爱的女孩子,他偶尔也在不好意思再拒绝的时候努力尝试着相处看看,但是遗憾的是,没有心动的感觉,于是无疾而终。他也怀疑过自己的心是不是已经在那个樱花盛开的季节里,被雨水洗刷褪色。

「你看,今天是满月呢!」不远处有人这么说道,mafu无意间听到于是抬起头来,看到漆黑的天地之前的唯一光源。

「一起晒月光吗?」这时,他感到身边站了个人。而月亮看起来似乎不曾改变,就像千万年来它一直就在那里那样,掌控着地球的潮水涨落,经历着自身的一月一次的阴晴圆缺。

「……好久不见。」他听见了月光落地的声响


>>>


soraru比起五年之前,变得更加成熟内敛,但是那种看着他时,温柔又深情的目光永远不会变,就像夜晚的海水。

他在被家里安排出国之后,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忍耐寂寞,忍耐不舍,要忍耐对那个人的心疼。因为他害怕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就根本克制不住的想要回去见他,不管不顾地、抛弃一切地,回去见他,但是他不能。
于是无数个日子里他想要联络mafu,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被无数次打出又删掉,给他写的没有寄出的信装满了两个个行李箱。
「等回国见到他就把这些都给他,」他想,「会不会太话痨了。」

他还有有一本从不离手的笔记本,在最中间的两页纸中间,夹着分开那天飘落在mafu头发上的那瓣樱花。

原来思念,从来就不是单箭头。

所以在夜班游轮上的「巧遇」从来就不是巧合,soraru为了能和那个人一起晒月亮可是做了不少努力,他设法查到了mafu定的船票日期和号码,赶在游轮出海前向海关做了不少通融的工作,还因为满员不得不请求和另一个人换了船票,向那个乘客免差价提供了更豪华的游轮的vip船票。不过还好,赶上了。

mafu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好像梦里的场景变成了现实,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五年了吧。」
「是五年三个月零五天。」soraru纠正他。
「噗……」mafu笑出声来,「你还是一样。」
「我一直在想你。」
「……」
「你也还在等我,对吗?」
「……如果我说不呢?」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会的。」
「……」mafu别开视线。
「希望你还记得我说过,」soraru向前一步,慢慢将对面的人纳入怀里,「月圆的时候我会想要吻你。」
mafu没有动,因为不止是soraru贪恋这个拥抱的温度。

月亮看起来似乎不曾改变,就像千万年来它一直就在那里那样,掌控着地球的潮水涨落,经历着自身的一月一次的阴晴圆缺。

「所以,欠我的63个吻什么时候还呢? 」
重逢的第一个吻落在mafu绯红的耳尖,他笑起来,颊边的泪水被月光照亮了。


>>>END




•不会写文了我…就当复健吧
•因为久违的做了个梦 梦里出现了最后那一幕的海水和满月 和你欠我的吻之类的 所以就有了这个梗(
•完成得不算圆满 不过大概能表达出来「即使分开 我们也终会重逢」
•多谢看到这里!


【soramafu】遇见



•请勿代入
•OCC有
•文笔渣
•sweeeeeeeet❤️




>>>




mafu不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怎么办才好。

虽然也幻想过这样那样的和soraru在一起的各种场面,但是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措手不及。

甜品店里面mafu颇为紧张的坐在一个僻静的位置,望着soraru在点餐柜台前的背影出神,事实上心里面完全乱作一团,脑子里“怎么办”这三个大字一直像弹幕一样的跳出来。

不容他做多反应,soraru就端着托盘走到了桌子前,盘子里摆放着几盏精致的甜品。

听到脚步声mafu抬眼望过去又快速垂下眉眼,悄悄咽了口唾沫。

「因为第一次找你出来,不太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多点了几种不一样的。」soraru讲话的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有一点慵懒又平静的样子。

「…啊?啊,soraruさん,嗯……谢谢,我都可以的。」

soraru看着那人有些局促的模样,轻轻笑起来。然而这笑声在mafu听来简直就像是嘲讽似的,别说直视对方了,他恨不得把头缩到桌子底下来掩饰自己难以控制的表情。

「之前说那些话的时候可不是这幅模样哦。」

——啊啊再不要说那件事啦/////



>>>



一直以来mafu都有默默关注着soraru的Twitter,每天戳开他的主页一盯就是好久,等到回过神来自己都为这种行为感到脸红。

他频繁地刷新,原本经常可以抢到soraru的沙发,但是他总是斟酌怎么样的用词才能让对方觉得亲切又不失礼,哪个颜文字才能将自己的心情很好的传达。因此每次评论完再刷新,发现自己每次都不是第一个。

他有点沮丧,但是又乐此不疲。

*

Soraru:「今天去吃了xx家拉面感觉还不错喔!」(13:04)
——「啊啊啊这家店我也常去,soraruさん求偶遇(˶‾᷄ꈊ‾᷅˵ )!!」(13:06)

*

Soraru:「工作到这个时间非常困—那么去睡觉吧」(02:16)
——「很晚了请早点休息,soraruさん一定要注意身体噢( •̥́ ˍ •̀ू )」(02:25)

*

Soraru:「明天是休息日所以打算出门。」(22:46)
——「(ノ)゚∀゚(ヾ)所以是哪里哪里哪里哪里?」(22:49)

*

Soraru:「生放在晚上八点开始喔![链接]」(16:20)
——「已经迫不及待做好准备了噢噢噢噢!」(16:21)


像这样的单方面对话几乎在soraru的每一条推下面都能看见,当然偶尔也会收到回复,像是在评了「晚安wwww」之后被回了一句「你也是」,完全会高兴到根本没法晚安了!

直到有一天。

mafu在一家常去的pub里百无聊赖刷着推。

*
Soraru:「OO家的鸡尾酒真的很漂亮![图片]」(22:30)

えい?!OO家不就是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mafu近乎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四下张望。

好在这间pub面积不大,在暖色微微昏暗的灯光下,mafu看见不远处的桌子前坐着一个男人,桌子上有一杯蓝色的鸡尾酒,男人一手拿着手机,手指时不时滑动几下,像是在浏览什么的样子。

mafu又拿起手机反复对照了soraru刚刚那条推里发的图片,那杯蓝色的鸡尾酒,怎么看怎么像啊!再看看被拍进图片里的一部分pub的背景,还有微微暖色的灯光,啊啊啊这根本就是的吧!

见着活的了!这是确认对方身份之后,mafu的第一想法。

啊啊这光线怎么那么暗完全看不清脸嘛!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

然后在他产生第三个念头之前,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向着那人的方向走过去了!

「请问……」身体先于大脑做出了行动,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回话头。

啊啊丢人了吧,万一不是要怎么办!但是万一真的是的话又该怎么办啦!

mafu有点懊恼自己的草率,不知道为什么,一旦碰上有关于这个人的事情,自己就完全控制不了,心情也是,行动也是,都好像不再由自己支配着了。就算是有些交际困难的内向个性,也敢于为那个人迈出勇敢的步伐。

男人听见声音抬起头。

mafu看着他一头微卷的黑发,差点就想要摸上去。

「请问有什么事吗?」男人率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呜呜呜声音果然和唱歌的时候一样好听!

「啊…!没什么事……就是,感觉你是……可以确定没有见过,但是我感觉你就是……」mafu这一刻有点讨厌自己的语无伦次。

男人皱起眉,不知所云。

「就是……请问你、你是soraruさん吗?」mafu也感觉询问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的姓名会有点奇怪,「如果不是的话……对不起冒昧了!」

但是男人显然领会,愣了两秒然后终于反应过来似的,微笑着,「这样都被认出来?」



>>>




「咦咦咦咦咦咦咦!!」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啊!「我,我是soraruさん的粉丝!」

「啊,谢谢你。」soraru明显心情很不错,「可以的话,一起来喝一杯?」

闻言,mafu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在soraru身边落了座。

「怎么称呼你呢?」

「mafumafu!」

「啊,总感觉在哪里听过的样子呢。」soraru一手支着下巴微微偏了偏头,露出好看的笑容。

「我我我我有关注soraru桑的推!非常喜欢你的歌!自己也有在唱不过soraruさん大概还没听过……」

「是吗……」望见对方眼底的失落,soraru拿起手机,打开推特翻找了一阵,「喔!这个是你吗?」

mafu看到自己的推特主页被打开在对方的手机里,突然感觉有点秘密曝光的羞耻感。却只见soraru正笑着翻看自己的主页!啊啊啊那、那种话都要被他看见了吗!

「别、别看了!」mafu甚至想上去夺对方的手机,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过于显露亲昵的冲动,又讪讪地补充道「嗯…也没什么好看的啦,我们喝酒,嗯,喝酒。」全然忘记自己根本就是一杯倒。

mafu端起新点的和soraru一样的酒猛地灌了一口。他一般不会点酒喝,但就是突然想要尝试,想要尝试和那个人一样的东西。

我果然是不会喝酒吧!mafu在被呛着的时候有点欲哭无泪的想。

soraru腾出一只手来拍着mafu的背给他顺气,一边笑一边说着小心点喝啊怎么弄的跟未成年第一次喝酒似的。mafu听了咳嗽地更厉害了,脑袋也晕起来。

好容易平复了呼吸,mafu已经面颊通红,眼角也湿漉漉的。soraru看他这幅样子便知道了他根本就是不会喝酒吧。

「逞什么能。」他有点无奈的笑笑,向服务生要了杯柠檬水递给mafu一杯倒。

而mafu已经晕晕乎乎的样子,从soraru手里接过水杯之后,便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瞧。

「怎么了?」soraru失笑,觉得mafu醉酒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竟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mafu像是被触发了某个开关似的从座位跳了起来,好像脑袋里一直紧绷着的弦已然断了。他眼眶红红的盯着soraru,张了张嘴,像是有道不尽的话想要跟对面的他讲,却又不知从何讲起。而soraru则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瞪着对方,最后还是mafu先打破僵局,十分泄气颓然地重新坐了下来。

soraru则是本着醉酒的人不能惹的原则,耐心地询问你还好吧。

「一点都不好!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吗!」mafu以一副豁出去了的神情喊道。

「是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可以告诉我,我该知道些什么吗?」soraru无奈地顺着醉酒人的话说着。

「你、你不知道我都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写下给你的那些评论——!

「你也不知道我今天能见到你是多么高兴——!

「你更不知道——我一直喜欢着你啊!」



>>>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mafu简直想和teru同归于尽。(teru:关我什么事!)

怎么能跟他那么说话!
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
那些话怎么能说出来!
他不会生气了吧啊啊!

mafu赶紧满床找手机,最后终于在床脚的被子底下找到。

按下home键,没反应。
啊啊啊昨天回来就不省人事了所以没充电!

于是又开始翻箱倒柜找充电器,把床翻的一片狼藉。

电源接通的声音响起,mafu立刻开了机登了推特,心里想着要怎么样跟soraru道歉啊。

戳进soraru的主页,呼,还好对方被没有发什么奇怪的内容,最后一条推还是昨天晚上那张鸡尾酒的图。

……等等,哪里不对!

啊啊啊啊那个【已关注】怎么变成【互相关注】啦!



>>>



待他再晕晕乎乎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手机已经自动锁屏了,mafu颤着手摸向手机输了开机密码。


互!相!关!注!

原!来!不!是!梦!吗!(teru:快松开手我要被你捏死了ˊ_>ˋ)

……

虽然仍旧不太明白状况的mafu,还是打算发私信跟soraru道个歉,他只是不小心按到了关注键也不一定!

「那个……soraruさん,我是mafu,昨天的事真的非常抱歉!请不要放在心上!」删删改改半天终于打出这两行字,末了还加了个“(இДஇ)”希望对方看到之后心情会好。

显示私信发送成功之后,mafu超级怕被对方嘲笑,惴惴不安一直到晚上,终于收到了回信:

「完全没关系的。其实醉酒的mafu非常的可爱,好像还说了非常可爱的话哦(^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afu简直要蒸发了。

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炸开来,变得完全没法思考。

昨天,昨天究竟说了些什么啊我!喜、喜欢一类的吗……啊啊啊(蒸发ing)

……

另一边,soraru其实在早上已经看到了mafu发给他的私信,但是有意等到晚上才回复。他已经大概了解了那个人的个性,明明那么寂寞到想要找人来说话却还偏偏躲到更加角落的地方这样的人,大概会不安一整天吧。

让人恶趣味马上就上来了呢。

大概在挺久之前,soraru就在推上注意到了ID叫mafu的人,在自己的每一条推下面都仔细地留了言,每一条都有“收藏”,或多或少都会看见的吧。

之前还差点以为是跟踪狂一类的人而特别去关注过,所以在昨天晚上的pub里并不是第一次打开对方的推主页了。


原来就是这个家伙吗。

眼前那个染了乱七八糟头发的人,那种局促又期待的表情好像格外适合他呢。

昨天鬼使神差关注了mafu,soraru又耐心去听了他发过的歌,顺手还转发了条他最新的一首说,很棒哦。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变质,又有些东西像是永远不会变化。

以前怎么没有注意过这个人呢,soraru想。

现在依然没有注意的是,mafu已经当机了。



>>>



接下来的很多天里,mafu和soraru在推上的互动频繁了起来,确切地说这一切的改变都因为soraru开始会转发他的推了!

刚开始的时候mafu简直被狂喜和不敢置信的情绪所淹没,连早上去便利店买面包都会心不在焉地挑错了口味。

到后来也慢慢习惯了,同时充斥满了幸福感。几乎是一有空闲就刷新看看有没有对方的消息,也更加努力的练歌做mix。

想要被认可,想要被那个人认可啊。这样的心情像是潮水一样,柔软地驱动着不安分的感情。

……

Mafu:「新投了歌!这首很喜欢!希望大家也好好听听看( ・∀・)ノ[链接]」

Soraru:这首我也很喜欢呢,录合唱的话好像不错的样子—— RT @ mafu:「新投了歌!这首很喜欢!希望大家也好好听听看( ・∀・)ノ[链接]」

mafu真的搞不清楚soraru的态度,好像那天说了喜欢之后,对方没有生气,但是也没更进一步的反应。就算时不时互动,也是在情理之中,就一直不温不火着。

mafu觉得这样吊着真的格外难受,如果只是朋友而已,他大概会因为对方的关注而觉得很高兴,但是毕竟怀着不一样的心思,一切都变得不那么普通了。想要在对方的每一句话里窥探出点什么,但都无果而终。

……大概应该更主动一点?

你说呢?mafu问teru。

「……」

不说话我就当默认了哦。

「……(我不会讲话好咩)」

重新鼓起了勇气的mafu决定主动去试试soraru的态度,打开了私信界面。

「soraru桑,非常感谢帮忙宣传了新投的歌₍₍ ◝('ω'◝) ⁾⁾ ₍₍ (◟'ω')◟ ⁾⁾!…那个,你说的想要录合唱,是真的吗?因为我也觉得那首歌,真的非常的适合哦!」

mafu反复查看了网络链接是否良好,一咬牙一闭眼点了发送。

不同于上次的是,soraru就像是等在电脑前似的,几乎立刻就回了消息。

「当然是真的,你愿意的话那太好了,因为是第一次合作的话,见面谈好吗?这周末xx路甜品店。」

强势的人即使是问句也带着不容置喙的色彩,何况mafu完全没有想到对方马上会答应,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对方如果说「只是开玩笑的啦」自己该怎么回答,更加没想到的是对方会约自己出去!

虽然说见面讲比较容易讲清楚事情,但是这种事情并不需要见面吧!是不相信自己的mix技术吗,自己明明就已经非常努力的练习了。

还有,甜、甜品屋什么的,根本就是情侣约会才会去的地方的地方啊!

光是想着脸就烧起来了。

但是好像,并没有拒绝的理由吧……



>>>



于是结果就是,周末那天mafu起了个大早,离约好见面的时间好几个小时。衣橱被翻的一塌糊涂,甚至连夏天的衣服都没有幸免,mafu就像所有第一次约会的人一样,连穿什么衣服都变成了大问题。

这件太幼稚了吧,那件又过于沉闷,那个不行不行太随便了,这个又太正式拘束……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快要到该出门的时间了,以至于最后意识到的时候,慌乱到只捞起离自己最近的一件套上就夺门而出。

soraru像是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对方会答应他的邀约,甚至还没收到来自对方的回答,就兀自选好了碰面的地点。

自从上次在现实中第一次见面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不再满足于网路上的来往,想要见到那个人,想要触摸到真实的他。soraru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自己,非常想见到那个人。



>>>



甜品店。

先到的soraru坐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不一会儿,果然看到mafu神色匆忙地推开店门,站在玄关处张望。

mafu望见坐在角落里的soraru之后,忙不迭收敛了下脸上溢于言表的喜悦表情,低下头慌乱地整理因为奔跑而微微凌乱的衣服下摆。

「啊啊总觉得有点丢脸……」

soraru看到他细微的小动作简直觉得可爱极了,难抑地露出的笑意。

就在他满含笑意的目光注视下,mafu走到桌前。

「so、soraruさん…你好,初次、啊不,再次见面很高兴…!」

「噗。」

mafu刚刚收敛好的表情因为这一声轻笑完全破功了,连耳朵都烧红起来,整个人暴露在空气之中,暴露在那个人的注视之下,要蒸发掉了。

「别紧张,快点坐来下吧。」

接下来的时间,于mafu而言是甜蜜的煎熬。甜品店里温暖的光线和甜蜜的味道会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但是视线一旦触及那个人,就连着心脏都灼烧起来。

mafu托这脑袋望着soraru在柜台前点餐的背影出神,突然soraru转过身来,毫不意外地对上那目不转睛的眼光,给予了对方一个了然于胸的微笑,让mafu觉得,这里的空气真是甜腻的让人喘不过气了。

soraru端着托盘走过来的身影清瘦又挺拔,好像盘子里的精致的点心也只是他的陪衬品。

「现在这一刻,就算是死了也没关系吧。」

后面就像是普通商讨会一样的流程,很顺利地谈完了关于首次合唱的事宜,然后话题被有意无意地转向私人的生活方面。

「我一直很喜欢这家店呢,气氛啊什么的,甜品也味道很不错。」

「soraruさん、经常,来吗?」

「啊,没事就会来坐坐。」

是和喜欢的人一起来吗?这样的话并不允许被问出口,就在喉咙间慢慢发酵出酸苦的滋味。

「不过之前都是一个人来,还有点难为情的想来这样的地方是不是太少女了,」他说着自己也笑起来,「你是第一个,陪我来这里的人。」

心里面,好像有烟花炸开的声响。



>>>



从甜品店里出来,已是暮色四合,街道上密匝匝的店铺已经点起了繁华的灯火,马路上依然川流不息,像是一条会发光的河流。

冬天的空气有着沉甸甸的寒冷,mafu出门匆忙,只穿了一件外套,在下午还不算冷,但是在日落时分还是打了个冷颤。

他把手放在嘴边,不停地呼出热气来让它不那么冰冷。

「今天很冷啊。」soraru在他之后走出店门,说出的话立即变成氤氲的白色雾气。

「嗯,是啊。」mafu转过身来,对他露出一个满足的笑,眼睛眯起来,鼻尖在冷空气里冻得发红,却让整张脸都生动起来,「但是今天很开心,见到你。谢谢。」

好像是深色的天空下,又小小的微光在闪烁。

soraru在意识做出判断之前,动作就先一步取下了自己的围巾,围在了对面那人的脖子上。深蓝色的围巾,像是让对方也染上了属于自己的色彩。遮住mafu的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透着喜悦又受宠若惊的神色,看的soraru也有点面上发热了。

「咳、我穿的很多,所以围巾,给你也没关系。」

话音刚落,就感到前胸一片温热。不管现在还在大街上,反正暗下来的天色和暖和的围巾都是在为这一个拥抱助兴,mafu毫不犹疑的抱住了soraru,把头埋在他的颈边,像是执拗的小孩子一样不肯抬起。

「喂……」

soraru被他蹭地有点痒,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想把对方推开。
那就这样吧,他想,然后抬起胳膊,一下一下缓缓拍在那人的背上。

慢慢绽开的笑容,只有傍晚深色的天空和璀璨的灯火看得见。



>>>END




呜呜呜终于生出了这篇!(不会起名don't mind)
因为很懒所以写了很久(。)希望不会有前后风格不一样的感觉_(:з」∠)_
一直想写写soramafu 以后也会写的!

希望能传达出一种青涩又甜蜜的感觉
能喜欢的话就太好了(●´∀`●)